为爱女不怕异样眼光‧刘母兑诺剃光头

为爱女不怕异样眼光‧刘母兑诺剃光头(柔佛‧新山)小六女生刘翊旭从学巴摔跌受伤后,坦言和女儿一样爱美的母亲巫万玲,不惧别人异样的眼光,上週六(4月3日)实现自己的承诺,陪女儿一起“光头”。如今,巫万玲很担心的是,女儿尚包扎着的脚部伤口难以复原,她往后可能要更费心看顾女儿,恐怕将影响现有的工作及收入。巫万玲今日(週日,4月4日)受询时说,从週一(4月5日)开始,她就要面临一场“战争”,因为她的亲友各自回到工作岗位后,她就得一人扛起照顾仍躺在医院加护病房的女儿了。女儿刘翊旭发生事情以来,最初几天她仅睡3个多小时也不觉得累,但近日她扭伤的右脚踝开始疼痛难当,以致她根本睡不好,精神也越觉得疲累。“坦白说,我真的好累,可是又不能这样倒下去。从週一开始,我就要一个人来照顾翊旭了。”她说,哥哥姐姐还有朋友都要工作,加上母亲已经年迈,她不可能再拜托他们来照顾女儿,所以担子只得落在自己一人身上。为照顾女儿担心失业她坦言,自己相当担心这样下去会丢掉书记这份工作,她也还没向老闆开口请假。虽然女儿的情况渐有好转,但她心里仍然七上八下。据她了解,医生还要再安排时间,帮女儿进行左小腿的手术。由于不想女儿感到害怕,她至今还没有向女儿透露过这件事。“案发后,翊旭的左小腿有一大块肉不见了,几根脚趾也被扯裂,一定要再做手术。她有问我,为甚幺她小腿的肉整块不见了,我也不知道怎样回答。现在我很担心的是,不懂手术甚幺时候做,做了之后又会不会要花很长时间复原?”虽然距离女儿出院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,但她已开始为未来的日子苦恼。她说,她们一家是住在士姑来永乐镇组屋区3楼的单位,要是女儿的脚需要花长时间治疗和康复,就会造成行动不便等问题了。“现在的居住环境越来越多外劳,我以前就想过要搬了,但考虑到钱的问题一直没有行动,可是现在翊旭发生这样的事,我想还是必须找一个不用走楼梯的地方。”因此,她希望事发时曾派代表探望她和女儿的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曾亚英,能够协助解决住宿的问题。女儿问没工作如何生活刘翊旭来自单亲家庭,一家的经济重担仅依靠母亲巫万玲每个月1000令吉的微薄收入来应付。如今,母亲为了照顾她暂且顾不到工作,她反而会问母亲:“没有工作,我们的生活怎幺办?”巫万玲披露,她在8年前与丈夫离异后,就一人肩负女儿和儿子的养育重担。“我现在的房子是姐姐的,其他家人也偶有帮助我。像现在发生这样的事,哥哥就给了我一笔钱应急,一些朋友也表示要为我们筹款包括医药费,校方也透露过会帮助解决。”不过,儘管现时面对这种状况,巫万玲最记挂的仍是女儿。她透露,女儿发生意外前,就曾经要求过她买一台电脑。考虑了女儿学习的需要后,她也正在努力储蓄,以满足女儿的需要。不料,人算不如天算,现在女儿突然遭遇意外,甭说买电脑,连生活费都成问题了。学巴司机致电道歉巫万玲告诉记者,载送女儿的学巴司机“阿伟”上週六曾致电向她道歉,说到激动处,对方还哭了。儘管学巴司机要求到医院探望女儿,但她还是不想让女儿见到“阿伟”,以免女儿忆起自己的不幸遭遇。她坦言对“阿伟”已经没有信心了,因为早前对方也曾经犯过一次错误,以为她的小儿子没有上校车,碰巧当时学校老师也找不到儿子,导致她以为孩子被人掳走。她说,由于之前的学巴司机驾车时常紧急剎车,让她觉得不安全,她才帮孩子换了学巴半年左右,没想到如今会发生女儿被抛出车外的事。“我对学巴已经没有信心了,所以也在烦恼往后要怎幺安排孩子上下学的问题。”光头自觉像“男生”不违言和女儿一样爱美的巫万玲,已经实现自己的承诺,陪女儿一起“光头”。伟大母爱让人佩服她的勇气,她却觉得这个决定根本不需犹豫。先前已表示会剃光头的巫万玲上週六依诺“落髮”,一头俐落的短髮在剪刀卡嚓、卡嚓下,转眼成“空”。落髮时,她一点也不犹豫,反倒是帮她剃髮的理髮师一再问她是否真的要剃光头。剃髮后,巫万玲坦言觉得自己很像“男生”,顶着光头出现在人前,难免引来别人好奇和异样的眼光。儘管如此,她说,她并没有想太多,希望鼓励女儿和她一样“重新开始”。买电脑事宜暂搁置儘管女儿的一场意外,让原本打算努力存钱买电脑给女儿的巫万玲乱了脚步,但她现在仍旧想着买电脑的事,因为女儿受伤后需要一段时间康复。她希望藉着电脑能让女儿忘记伤痛,转移女儿的注意力,只是这个愿望暂且无法实现。巫万玲说,女儿原来的成绩并不好,但近年有显着的进步,是班级里排名十名内的学生。由于她年轻时不用功读书才早早结婚,如今她不希望女儿步她的后尘,会督促女儿将来考入宽柔中学。“有句话说‘再穷也不能穷教育’,这就是我对女儿的期望。”‧2010.04.04

上一篇: 下一篇: